当前位置:首页>新闻详情

服务热线

400-888-2837

中国古代的恐怖谣言为什么恶人都是老太婆?人性影响社


作者:极速百家乐-线上百家乐-澳门百家乐官网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1-03 03:37:45


  由内容质量、互动评论、分享传播等多维度分值决定,勋章级别越高(

  原标题:中国古代的恐怖谣言,为什么恶人都是老太婆?人性影响社会发展

  中国民间有许多流传已久的恐怖谣言,相信大家小时候或多或少都听过一些,像狐鬼神仙、老太婆吃小孩等等。

  这类民间谣言的口头传播对地方文化和社会秩序,产生了深远的影响,有些甚至被利益集团利用,以此来引诱老百姓。大众在谣言传播时若是加入一些主观意念,是可能形成巨大的社会动员力量的,这连政治权力也难以把控最终的走向。

  这些民间谣言,到了今天则被称为是“都市传说”,点开朋友圈,你就会看到各种传说,在不知不觉中影响了你的情绪,进而渗透进你的生活。

  所以今天,笔者就跟大家来聊一聊谣言对于社会和生活到底有多大影响?

  对谣言的定义是:在公众间口头传播的、令人不安的故事。比如老虎外婆、盗窃婴儿器官的妖术等等。这些谣言都曾经在历史上引起过大恐慌,而且反复地出现。

  在形成和变化过程上,最有代表性的一类谣言就是“老虎外婆”的故事,这是个专门吓唬小孩儿的词。这个词最早在南北朝时期就出现了,原型是历史上的一个相貌凶恶、性格残暴的将军。

  在宋末元初,这个谣言产生了一次重要的转折,形成了一个具体的故事:

  一个女孩儿领着弟弟去外婆家,半路遇到一个不认识的老太婆,这个老太婆就自称是他们的外婆。这个女孩和她弟弟由于没见过外婆,然后姐弟俩就跟老太婆回家了。

  到了晚上,三个人睡一张床,女孩听见老太婆咔哧咔哧吃东西的声音,女孩就问她“外婆你吃什么呢”,老太婆回答说“吃枣儿”,然后也递给女孩一颗,结果接过来一看,是一根人手指。

  女孩吓坏了,说要上厕所,逃到了屋外的树上。这个老太婆看她不肯下来,就去找帮手,女孩就趁这个时候逃走了。过了一阵,老太婆领来两只老虎,老虎发现女孩已经跑了,就把老太婆给咬死了。

  这个转折的重要意义在于,妖怪的形象变成了老年妇女。今天我们觉得这个故事荒诞,在当时可是真有人信的。在古代,老虎伤人的事件经常发生,人们相信老虎具有魔力。

  再比如,中国古代就有关于人死后第七天会出现煞神的观念,已经有上千年历史了。但到底什么是煞神,一直没有定论,有人说就是亡灵,有人则说是伴随亡灵的恶鬼。

  后来,这个煞神的形象具象化了,变成一种长相凶恶、有尖爪子的怪鸟,被称为“黑眚”。到了明末清初,由于战乱的原因,遍地都是死人,人们对煞的恐惧达到了顶点,这就是由怪鸟的谣言而来。

  这些谣言故事,是一种农业文明下的恐惧。就是说谣言中的怪物,都是用有限的农村生活经验拼凑起来的。比如野外的猛兽、村里的老太婆、多长了几只爪子的鸡,使用的原型材料,都是在农村生活里找得到的,地理边际非常清晰。

  这是谣言的产生发展过程,那人们为什么会制造谣言呢?

  在古代,夜间非常安静和黑暗。人们半夜醒来会很恐惧,老觉得在暗处有妖怪。黑眚的形象被形容成怪鸟或狐狸,就是因为人们常常在夜间受到它们的惊吓。而且古人没有什么获取知识的渠道,也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。人们需要为恐惧和未知寻求解释,不信谣言还信什么呢?

  别看谣言的内容荒诞简陋,它的传播性和持久性可是非常强的。在农业社会的家庭,人们很少有独处机会,几乎一天24小时都呆在一起,谣言就在这种亲密关系里大量滋生,然后在集市等公共场所扩散。

  中国谣言的传播是以口头为主的,几乎不依靠文字。在中国古代,作为社会精英的文人会在笔记文学里记录谣言,他们称为讹传,但不会构成社会性的恐慌。

  另外,谣言还有一个意想不到的功能,它会形成全球文化交流。刚才那个老虎外婆的故事和《格林童话》里的小红帽故事很像,这些小红帽型的故事,最初都起源于中国的“老虎外婆”,而且它就是通过口头传播的方式传遍世界的。

  谣言事件里一个最引人注意的现象,称之为“替罪”现象。

  什么是的替罪?就是由无辜者承担罪责,接受惩罚。谣言引起大恐慌以后,人们总得做点什么,于是他们就自发地寻找一些对象,指控他们是恐怖传闻里的罪魁祸首,再对这些人进行迫害,这就是替罪现象。

  在古代中国谣言事件里,哪两类人最容易成为替罪对象?

  第一类替罪对象是社会中的。在“老虎外婆”的故事里,为什么吃小孩的妖怪的形象,会从男人变成老太婆?就是因为在古代社会,女性是弱者,尤其是老太婆,既不能再生育,又不能再劳动,更是弱者中的弱者,最适合充当替罪羊,缓解民众的恐惧。

  在古时候,如果出了丢孩子的事儿,人们可能不查证、不核实,就直接杀害那些独居,看起来有点儿怪的老太婆。

  把老年人当成替罪目标,是一种集体无意识。由于厌恶衰老,人会本能地不喜欢老太婆形象,在有些人的潜意识里,也暗暗希望推卸掉赡养老人的责任,有嫌弃的心理。那些谣言里最可怕的怪物在现实世界的替罪对象,常常是最可怜的人。

  第二类替罪行为的主要对象是外来的陌生人。在现代都市,几乎都是陌生人,但古代农业社会是熟人社会,陌生就代表着可疑。

  明代的商业比较发达,背井离乡的人越来越多,在当地人看来,这些人几乎都是威胁。欺负外地人,当然也是从最软弱的开始。比如恐怖传闻是说流浪汉和乞丐会偷小孩儿,割掉他们的器官来做成药,或者把他们弄瞎弄残之后让他们去乞讨。

  我们当然不能排除个案的可能,但明朝人没有验证,只要爆发这类谣言,他们就会直接将一群外来乞丐抓起来处死。

  还有云游的和尚、尼姑,也经常被当成妖术谣言的替罪对象。但当地寺庙的和尚、尼姑就不会被指控,道理很简单,中国是熟人社会,本地和尚、尼姑已经融入了熟人网络,获得了社会身份,他们不是外来者。

  到了19世纪,外来人里增加了一类更让当地人不安的群体,就是西方人和传教士。他们处处都和中国人不一样,让老百姓觉得特别诡异,于是在传闻里,洋人取代了流浪乞丐和云游僧,成了窃取器官、盗窃婴儿的替罪对象。

  最严重的一次事件是1870年的天津教案。人们听说洋人杀死婴儿,割了器官做药材,就去围攻教堂。地方政府和法国领事都没有成功控制事态,暴乱杀死了很多外国人和中国信徒,烧掉了9座教堂和领事馆。

  这个事件里,民间关于教会绑架儿童、摘取器官的流言,并不是专门为西方人发明的,而是来自在中国流传已久的谣言,只是转移了指控对象,选择了新的替罪羊。

  所以天津教案的性质是谣言引发的社会大恐慌,而不是因为民族仇恨而反对西方人和基督教的事件。这是由于以往的历史学家都太注重书面材料,忽视了口头传播的文化成分。

  中国古代的谣言替罪有一个特点:替罪对象都是个人或者小群体。

  谣言一旦传播,就会产生不可预计的社会动员力量,远远超出了最初的动机。可以说,没人知道一个简单的谣言发展到最后,会导致多么严重的后果。

  那这个时候,权力机构在谣言事件里会做出什么对策?

  在中国古代社会,谣言已经是一种地方记忆。通过迫害替罪对象,人们也已经建立了一套应付谣言恐慌的固定方式。一般来说,只要完成对替罪羊的迫害,群体的恐慌释放了,事态也就平息下来了。

  所以,在谣言事件下,地方官的态度主要是等待事件自己平息,就像它们突然出现的时候一样。

  在谣言恐慌里,一旦老百姓认定了替罪羊,就会把他们抓起来动用私刑,或者送到官府,要求地方官动刑。这时候,地方官面对的是一个被恐惧主宰的人群,不同意他们的做法,等于引火上身。

  所以官员们基本上都选择敷衍态度,反正人已经被打死了,又是没什么背景的老太婆和流浪汉。多数时候,替罪者都会在地方权力的默许下被迫害。

  如果是社会环境紧张的时期,那就比较棘手。谣言事件大多不是孤立的,鬼怪传闻盛行的时候,几乎都伴随着灾害和瘟疫、战乱、朝代更替这样的敏感阶段。这种时期,群体恐惧和社会压力交织在一起,人们的神经绷得很紧,一触即发。

  地方官员当然很懂政治,在这样的紧要关头,他们会全力阻止谣言传播,最有力的措施,是把最先传谣的人处死或流放,让人们害怕编造故事。

  历史上的谣言事件,虽然在一个时期里影响社会稳定,但经过了爆发期就会走向衰竭。谣言平息以后,民众会和官方一起,按照老习惯重新构建地方社会。

  古代中国社会是封闭的农业社会,在谣言事件里,官员和民众实际上是一个相互作用的整体,按照当时的认知水平来说,官员们相信谣言是完全正常的。

  能识破谣言内容是虚假的、不存在现实危险,这是很现代的观念。古代地方政府实在没法做得更好,想要有效地扑灭和处理谣言,对任何处于这个历史阶段的国家来说都是做不到的,甚至到现在还是一个政治难题。

  谣言几乎完全由民间滋生,由恐惧情绪推动,没有明确的目的性,所以每个相信和传播它的人,都对它的后果负有责任。

  谣言是由恐惧、幻想这些心理本能产生的,人心是永远不变的,所以谣言也会一直存在下去,区别仅仅在于形式和细节。

  真正的恐惧机制存在于社会内部,就算阻止了外来者,人们也会在群体内部继续寻找替罪对象。真正富于理智的有效做法,是提升认知水平,了解外来文化,只有了解真相,才能消除恐惧。

  这就是为什么提倡多读书的好处,那些听起来令人感觉恐惧的“都市传说”,基本上都是操纵人的心理,只要内心强大而富足,谁都不能让你恐慌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极速百家乐-线上百家乐-澳门百家乐官网